員工文苑

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企業文化 > 員工文苑 >

紅塵世界里的千年訴說

來源: 時間:2019-11-06 14:10:17 點擊:
       突遇寒潮的深秋時分,臨時起意喊上二三好友,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都說天水景致似江南,坐在高鐵上,伙伴們瞎聊,大家幻想著在麥積山下會有一間古樸、簡約的民居,在初雪的暖陽中升起溫婉須臾的炊煙。“吱抝”的一聲,門開了,恬淡的老人笑盈盈的邀我們進屋暖暖紅撲撲的臉蛋、品品熬盡千年煙塵的溫茶。
寺之城南郭
       屋門緊閉,窗戶明透,流嵐氤氳,恍如一個前世的夢。我的腳步輕盈而靈動,踩在沉睡的面龐上,那無限無界的白色妝容被我一串串淘氣的腳印所打破。靜謐的山中只有我踩破雪花的喃喃碎語與我相伴。靜,原來如此攝人心魄。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用這二語形容此時的南郭寺再恰當不過了。漸步徐行,一路風光無限。邁進那座古樸、莊重的大門,仿佛走進了前世的訴說。雪,滿山的雪,遠遠瞅見“天水成紀博物館”的牌坊。成紀者,古語天水也。歷史的舞曲悠悠的耍起了“六幺”之魂。繼續探尋前世的記憶,那蜿蜒不曲的山路伸向前世的遠方。山頂,一座座、一落落的青瓦紅墻。寺門前的那顆擎天大樹確然是蔚為壯觀,盤枝虬錯的壯闊源于地心、直指蒼穹。寺內安詳而寧靜,古老的院落散發出的陣陣暖意。后院,一片豁然開朗的明媚,春秋古柏,怎一派焉然的氣蘊?院落里時不時有竹子冒出頭來,“沙沙”的竹曲沁人心脾。紫竹、金竹、斑竹、湘竹,卻不知哭斑竹子的湘夫人何在?終于,我找到了“成紀美景似江南”的佐證:在這蕭肅的深秋若不是江南,豈會有這一簇簇、一群群的竹林群舞?竹林深處,江南美景,不錯的。
       杜少陵祠、北流泉、二妙軒碑廊、杜甫像,斑駁錯落。在這不知幾進幾出的院子里,不斷尋訪、不斷探覓,每每卻都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觸景。寺外白雪皚皚,寺內竹笙搖曳,一個門檻的距離,兩個世界的記憶。寺外雪地上寂寞的隋塔遺跡像是被時光遺棄的孩子,孤獨的矗立著,純潔的地毯細柔的訴說著百年的孤寂。歷史,注定是寂寞的,而唯有寂寞,開啟了歷史行者的心門。
伏羲廟,小人的訴念
       一群孩子在嬉耍,路邊的小販叫賣著熱乎的紅薯、黃澄澄的鴨梨;咬著紅薯,呼出的熱氣轉瞬成為白刷刷的薄霧隨風而逝。一條悠長的路,慢慢的走。
       徑直走進伏羲廟,這個多少華人血脈心聲暗系的地方。年年在此舉行的祭天尋祖牽動著每個中華兒女內心深處那條戀家的脈絡。廟內有隋石棺、鐘、鼓、伏羲像等,有意思的是鐘和鼓分別位于中軸線對稱的兩個位置上,據說清晨時照進伏羲廟的第一縷陽光是落在鼎鐘之上,而黃昏時落日也只對那面鼓情有獨鐘。晨鐘暮鼓,不錯的。游覽過伏羲廟內所有的風景,和一般廟宇并無異處,但有個故事卻是不能不講,待我娓娓道來。
       那是一群人,一群釘在樹上的人,一群釘在樹上的紙人,一群被香燒過釘在樹上的紙人,一群被香燒過釘在太昊宮前這顆樹上的紙人。初見端容,心中一驚,疑問連連。講解告訴我,這些釘在樹上的紙人其實是承載了滿滿的關愛與溫馨的。一直以來,伏羲廟都有這樣的說法:當你的親人、朋友、或是自己身感微恙的時候,若滿心虔誠的剪一個紙人釘在太昊宮門前的這棵樹上,并用寺內的香火去點生病的部位直至那里出現一個洞,那么,生病的人便會在伏羲的庇護下重獲安康。不管這個說法是否靈驗,人們心中那乞獲安康的愿望總是那么真摯溫婉的。
       打從跨進那個刻著“伏羲廟”的牌坊后。這,便是伏羲老人的地盤了。兩邊全是舊時的屋子,卻都已商用了,皆為古董鋪子。在肅寒的季節里裹著厚實的簾子,頗為曼妙,在那厚重的簾子后面只怕是洞天別現吧,溫一壺月光下酒的溫存未嘗不在。無論那里的文物是真是假,這份閑情逸致總是令人念著的。爾于小巷尾,吾在巷中游,游近千年不見君,共飲藉河水。路中央的一座座小紅屋子俏皮的擠眉弄眼,走近瞻望,兩米見方的小屋,不外乎兜售著掛飾之類的紀念品;有個老人引起了我的興趣,他不似旁人那般攬客,甚至當我走上前時對我視若空氣,只是在練字,蒼勁的毛筆飽蘸墨汁。同伴說天水是個懶散的城市;懶散,何嘗不好呢,或許正是懶散的閑情逸致造就了這份魚鳥不驚的從容吧。緩步漸趨,不多的游人,正合我意,自私的安享這片淡然的寧靜。伏羲廣場寬闊而蒼寂,幾個偌大的鼎支起了伏羲老人的寧靜。
流嵐佳境
       “看景不如聽景美”,同伴是這樣告訴我的。秋日的麥積山冷清而肅靜,游人罕至。不久前突然的降溫,麥積山下起了今年的第一場雪,路邊山坳里的樹樹、山山,一切的一切全然包裹在一襲蒙蒙白的裘袍里。不知名的鳥兒“啾啾”的練著小嗓子。安靜、真的好安靜,除了身后那位不請自來的導游造出的聒噪之音外,一切都那么靜。
漸步徐行,棧道交錯橫疊,雪花壓頂悠鳴。這是一座獨立的山,不似旁處的山那樣重巒疊翠。山頂若隱若現的透著點蔥綠,和那薄薄的雪花交相輝應,煞是好看。喜歡雪,喜歡潔白的雪;鐘愛靜、鐘愛久久的靜,山腳下的財神廟不時撩起陣陣騰霧,信男善女在此頂禮膜拜。廟旁邊的山體上有個手掌般寬窄的長縫,里面豎著許多紙幣,小則一毛,大到十塊,都是獻禮財神老爺的拳拳之心。
       即將入冬的時節,腳下一層薄薄的雪花。上山的路被瑩潤的白色所覆蓋,山上霧氣四溢,恍惚誤闖仙境,很久很久以前,有一群仙人因迷戀這里絕美的風景決定在此定居;從此,就有了仙人崖的傳說。
       這是個很俗的故事,但也是個很美的傳說。不辯你我的積雪與蒼松出落成一幅澄靜的美。愛極了那木制的小道,零落的散布在南崖邊上,健步行走在其中,內心歡喜滿溢。褐色的沙礫巖袒露著柔美的身軀,風兒拭去了崖上的落埃,露出這動人心魄的美麗。東崖下,深秋朦朧的薄霧里滿布著北魏時期的古屋,說不清是廟還是宇。山邊遠眺,仙云繚繞、仙風旖旎,仙人湖早已化為仙女們瞻容涂顏的玉鏡,待歌者淺淺吟唱。
這座城市,內斂而燦爛;如一位慈眉的女人,經歷史粉撲的涂抹,越發細膩動人;她因歲月的積淀彰顯出成熟女人的魅力,總在舉手投足間揮灑出悠然雍容的姿態;她古樸而平凡的門庭,散落著守望千年的百姓,話家常、耍游戲,享受著深秋時分的暖暖時光,歲月與她,就在這微涼的寒意中互訴衷腸。 (唐麗榮)

上一篇:秋的變遷 下一篇:追 夢
彩票开奖结果查询公告1 体彩排列三排列五预测 安徽快3一天开多少期 股票涨跌是怎么定的 江苏快3注册平台 万科股票分析报告 一定牛11选五走势图 山西体彩十一选走势图 黑龙江快乐十分钟奖号 安徽股票配资 辽宁快乐12遗漏